“你们两个该适可而止了,看看亨洙都被你们逼成了什么样。”李莞那无助的模样还是成功的诱发了在场女性的母性,让白世雅率先开口帮他解围。

“偶吧你们这个玩笑开得真的是有些过了。”成诗晴接着开口道。

“你们两个有什么事情就自己去解决,别老是把无辜的人给拖下水。”妇唱夫随的申贤正也开了口。

“得,我们错了还不行。”李泽晗做投降状说道。

“泽晗你该好好的感谢一下我,为了将外面大厅布置好,我可是肥了不少的心思。”白世雅坏笑着对着李泽晗说道。

“你之前不是在我家里看中了一块表吗?”李泽晗沉吟了一会后开口道。

“你是打算将那块表拿来给我当谢礼吗?”白世雅双眼发亮的问道。

李泽晗所说的那块表是李泽晗关系最亲的一位堂姐从美国出差回来的时候,给他带的礼物。

虽然是男表,但那设计真的是非常合白世雅的心意。

因为是球限量发售的缘故,并没有在韩国出售,白世雅托人帮忙在国外购买也没能如愿。

当白世雅在得知李泽晗那里有那块表的时候,那可是相当的眼馋,想了不少法子来试图说服李泽晗将表转让给她。

但哪怕她出到了三倍的价钱,并许下了不少的条件,都没能成功的说服李泽晗。

美丽新娘少女优雅清新迷人

原因则非常的简单,那就是因为那表是他堂姐所送,所以李泽晗要留着珍藏。

这幸福来得太突然,让白世雅有些措手不及。

没想到只是帮忙布置了一下场地,她就如愿的得到了那块表。

“找时间来我家拿吧。”李泽晗点了点头。

之所以会这么爽快的将表给白世雅,也是因为李泽晗他在白世雅缠着他想要获得那表的那段时间里,有询问过他那位堂姐的想法。

他那位也是非常爽快的表示既然表已经送给了李泽晗,那决定权就在他的手上,如果他要讲表给白世雅的话,她也会支持李泽晗的决定。

甚至表示下次会送一份更好,会让李泽晗舍不得放手的礼物给李泽晗。

这样的事情发展让李泽晗是哭笑不得,不过心里也是忍不住有些暗喜。

“就算贤正会吃醋,我也要给你比划一个爱心并送上一个飞吻才行。”白世雅说着就立马就展开了行动,

给李泽晗比划了个爱心后,接着就联系给了李泽晗三个飞吻。

“瞧你这点出息,只是一块表就让你乐成这样。”林奇善不屑的说道。

“我乐意这样,你管得着吗。”白世雅表情高傲的说道。

“我管不着,也没兴趣管一个那么没节操的人。”林奇善耸耸肩说道。

“别说的好像你就有节操一样,咱们那圈子里,你可是公认的没节操第一人。”白世雅反驳道。

“你们一帮不靠谱又对我有偏见的人做出的选择完没有一点的价值。”林奇善再次不甘示弱的反呛道。

“偶吧,别忘了咱们还有正事,可又不得咱们这样肆意的耽搁时间。”成诗晴皱着眉头对着李泽晗说道。

“果然在场那么多人里面,就只有诗晴你是靠谱的,其他人都光顾着看戏,哪里还记得有正事。”李泽晗欣慰的拍了拍成诗晴的脑袋说道。

兄妹俩的声音并不小,所以就算是在斗嘴的林奇善和白世雅也能听到。

当即就停下了他们幼稚的斗嘴,尴尬的看着李泽晗兄妹俩。

“我这次需要换上的礼服在谁那里?”李泽晗对着林奇善他们问道。

“礼服就在这里,你可以到隔壁包间那里去换上,那里该有的东西都有。”林奇善指了指右手边的包间说道。

因为在这间包间就发现了林奇善他们的缘故,所以李泽晗他们并没有到那间包间去看过。

“那我先去换衣服,你们去问问泰煕他们是现在这里进行拍摄,还是从下面庭院那里开始。”在接过了奥莉维亚递过来的呆子后,李泽晗对着林奇善他们说道。

林奇善在比划了个ok的手势后,就催着李泽晗快点去换衣服。

李泽晗也不再耽搁时间,转身就往隔壁包间走去。

这第五套礼服不出李泽晗所料的就是一套中国传统结婚礼服。

虽然以前并没有穿过这类服装的经验,但好在难度并不是很大。

李泽晗只是稍微的琢磨了一会,就顺利的将礼服给穿上。

在换好了衣服后,李泽晗估摸着金泰熙此时应该还在装扮中,就站在镜子面前臭美了会,还拍摄了几张比较搞怪的照片发送给金泰熙。

而此时的金泰熙也确实是已经回到了房车上面开始装扮。

李泽晗发来的照片成功的将她逗乐,如果不是化妆师反应够快的话,那估计就要卸掉会了的妆,重新来过。

“副社长的这几张照片拍的很有感觉,社长你可以选一张来当做手机屏保。”金泰熙的化妆师看着那些照片,轻笑着提议道。

“还是不了,我可不想打开手机的时候被吓到。”金泰熙勾起嘴角说道。

“副社长如果听到社长你这话的话,肯定会非常伤心。”

“副社长拍这些照片的意图肯定是为了要逗社长你开心,却这样被嫌弃。”

“副社长真可怜。”

金泰熙的助理等人接连开口道。

“你们几个够了,是想要造反吗。”金泰熙没好气的说道。

“当然不是。”助理她们都笑着摆着手。

金泰熙白了他们一眼,也懒得抓着这点不放。

打开了自拍模式,同样拍了几张照片发给李泽晗。

不过跟李泽晗的搞怪照不同,金泰熙发给李泽的是一些卖萌的照片。

因为她发现以现在这身装扮,拍摄卖萌的照片,貌似异常的合适。

她的这个想法也得到了助理她们的一致认同。

不过少不了要调侃打趣金泰熙这位不顾形象的社长一会。

金泰熙并没有怎么理会她们的调侃打趣,而是在将照片发给李泽晗后,先给看看他有什么样的回应。

在照片发过去后不久,金泰熙就收到了来自李泽晗的回复。

李泽晗的回复非常的简单,就是一张比心的照片和一句iloveyou。

虽然简单又没什么新意,但金泰熙内心已经是非常的满足,脸上也挂上了甜蜜的笑容。

助理等人都非常识趣的没有出声打扰,任由金泰熙陷入她的思绪,默默的帮她继续完成妆容。

等一切准备就绪后,金泰熙他们也来到了李泽晗等人所在的三楼。

在看到金泰煕的时候,李泽晗又用手对着她比划了一个爱心。

金泰熙也顾不上害羞,笑着回应了他。

早闲聊了一会后,李泽晗他们也进入了拍摄前的最后准备阶段。

中国传统婚礼习俗来源于中国几千年的文化积累,中国人偏爱红色,认为红色是吉祥喜庆的象征,故而中式传统婚礼总以大红色来烘托喜庆、热烈的气氛。孝敬、祝福、吉祥成为婚礼上的主旨。

李清萱的想法是在正式开始拍摄之前,让李泽晗和金泰熙稍微体验一下中国传统婚礼的一些习俗。

想必在体验过后,在那种氛围下,能让他们拍摄出更有感觉的照片。

因为现在只是拍摄婚纱照,所以自然不可能将婚礼过程中的所有习俗都进行体验,所以李清萱稍微进行了一番筛选。

上头就是李清萱选择让李泽晗还有金泰熙体验的习俗之一。

这是男女双方都要进行的婚前仪式,择定良辰吉日,男女在各自的家中由梳头婆梳头,一面梳,一面要大声说:一梳梳到尾,二梳梳到白发齐眉,三梳梳到儿孙满地,四梳梳到四条银笋尽标齐。

为此李清萱还特意请来了两位有经验的华侨女士来帮忙。

李泽晗和金泰熙对此都非常感兴趣,所以都没有拒绝体验的想法。

只不过让众人哭笑不得的是,在那两位华侨女士帮李泽晗还有金泰熙梳头的时候,她们每说一句话,卢洪哲这位不靠谱的主c就会如同撕心裂肺般的大声重复一次。

李清萱等旁观的人还好一下,只要压抑住声音,不影响拍摄,就能想笑就笑。

但李泽晗和金泰熙两位主人公还有帮他们梳头的两位女士可就受了罪。

忍笑忍得是相当的辛苦,脸都已经开始涨红。

还好有金泰妍这位助理c在,担心出岔子的她,很快就阻止了卢洪哲继。

新娘子通常会以一条边长为三尺的正方形红围巾蒙在头上,这红色的围巾称为“盖巾”,俗称盖头。对于盖头这一婚俗的说法有两种:一种说法是古时候新娘蒙红盖头,是为了遮羞;另一种说法是源自古代的“掠夺婚”之说,意为新娘子蒙上盖头后就永远找不到回去的路了,犹如“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那般,可见古时女子之地位。

虽然这后一种说法让金泰熙她们这些女性都不是很喜欢,但只是体验一下的话,她们也不会计较那么多。

在将这两项习俗都一一体验后,李泽晗他们也正式开始拍摄。

这次的拍摄,李智英并没有让李泽晗和金泰熙继续自由发挥,而是让他们依照她的指示来进行。

为了这一站的拍摄,她昨晚可是花了不少时间对钟国传统婚礼进行了解,在加上从网上找到的一些视频还有图片中也得到了不少的灵感,所以她对自己的那些想法是有着不小的自信,觉得李泽晗他们按照她的指示来进行的话,应该能拍出不错的作品。

而得出来的作品也并没有让她失望,确实拍到了不少相当有感觉的照片。

特别是李泽晗给金泰熙掀开红盖头的过程中所拍摄到的那几张照片,最让她觉得满意。

这点李泽晗和金泰熙也是一样,在查阅了刚刚拍摄的所有照片后,同样是觉得那几张照片拍的最合他们心意。

“待会泰煕她重新盖上红盖头后,就由泽晗你背着泰煕下楼吧。”李清萱对着李泽晗说道。

“求之不得。”李泽晗笑着说道。

“努纳,在这里拍摄结束后,应该就不用再盖红盖头了吧?”黄忠宰挠了挠后脑勺问道。

“感觉盖上会比较有趣,所以就盖一下吧。”李清萱掩嘴轻笑着说道。

李泽晗和金泰熙对此都不怎么在意,反正只是非常简单的事情。

“早知道该准备一个猪八戒的面具。”白世雅有些懊恼的说道。

“谁什么要准备那个?”林奇善好奇的问道。

“咱们不是都读过西游记那本书吗,你们难道忘了书中那猪八戒背媳妇的典故。”白世雅看着李泽晗他们说道。

“嘿嘿,听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咱们应该准备那个。”林奇善坏笑着说道。

“今晚回酒店后,咱们好好的谈一谈吧。”李泽晗似笑非笑的说道。

“我们跟你完没什么好谈。”林奇善和白世雅异口同声的说道。

平常喜欢斗嘴的两人,也只有这个时候会团结在一块。

“我觉得你们在开玩笑之前,应该先在脑海里认真的思考下这玩笑是否有什么问题,说出口后,又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李清萱盯着他们看了一会后,开口道。

林奇善和白世雅都有些迷茫的看着李清萱,实在是不明白李清萱为什么会这么说。

“你们说泽晗是猪八戒,那身为他姐姐的我又成了什么。”李清萱白了他们一眼说道。

“欧尼,这可不能一概而论,我们可没有把你算进去。”白世雅赶紧讨好的说道。

林奇善也紧张的开口,说起了一连串的好话。

这一过程,李泽晗脸上都挂着幸灾乐祸的笑容,那是把林奇善和白世雅给起的牙痒痒。

但因为李清萱的缘故,他们也不敢随意发作,免得待会一不小心说错话,真的被李清萱抓去训一顿。

为了接下来的拍摄,李泽晗和金泰熙叫来了化妆师帮他们进行补妆,顺便跟李智英讨论待会在下面庭院拍摄时需要注意的事情。

林奇善等人也没有闲着。

在李清萱的指示下,先行下了楼,去庭院那里进行最后的检查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