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铁森一开始还以为是甄昊,觉得他可能是没事出来看看鱼苗。

毕竟这是甄昊第一次开始做正事,张铁森也看得出他这次很用心。

“噗通!”

张铁森正想开口喊的时候,却看到那个人影,纵身一跃跳进了河边。

“喂,干嘛?”

张铁森马上就意识到那个人是想跳河自尽了,边喊边狂奔了起来。

等他跑到的时候,看到那个人的脑袋在水面上一上一下的,双手拍打着水面在挣扎。

张铁森没有多想,立刻就褪去衣裤,跳到河里救人了。

他从小就跟铁蛋经常偷偷跑去游泳,水性自然是不错。

在这不怎么深的河水里救个人对他来说是轻而易举。

张铁森抓着落水者的头发,慢慢的游到了岸边。

因为他抢救的及时,落水者并没有被呛晕,意识还是很清醒的。

完美气质美女杨洛姿 堪称绝色

张铁森把他拖到岸上,这才看清楚是个三十四岁的男子。

只不过这个男子看起来有些面生,张铁森并不认识。

男子发现自己被张铁森救上了岸,不但没有感谢张铁森,反而又想去跳河,嘴里还嚷嚷着:“救我干嘛,让我死了算了。”

还好张铁森反应快,抱住了他的身体。

“疯球了吧,好好的干嘛要寻死?”张铁森把他抱了回来,不由的大喊了起来。

男子一边挣扎着,一边喊道:“别管我,我现在除了死,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有啥事想不开的干嘛非得去寻死呢,既然连死都不怕,还有啥事情是不敢去面对的。”张铁森知道这个男子现在的情绪有些激动,觉得现在还是要先稳住他的情绪,才能打听到更多的信息,那样才能对症下药去开解他。

男子突然蹲下来抱头痛哭了起来。

张铁森慢慢放开他,把自己的衣服给穿上了。

他也知道男子既然有心寻死了,肯定是一肚子的心酸事。

便没有去打扰男子,决定让他把憋在肚子里的情绪都给发泄出来再说。

张铁森穿好衣服,点上一根烟坐在了男子的面前。

他也怕男子趁自己一个不留神又往河里跳了,所以就在河边挡住男子。

过了一会儿,张铁森听到男子原本嚎啕大哭的声音,渐渐的变成了呜咽的抽泣声,觉得他的情绪也发泄的差不多了。

于是,张铁森拍了拍了男子的肩头,给他递了根烟问道:“要是不介意的话,可以跟我说说的事,说不定我还能帮想想办法。”

男子接过烟,抬头看了张铁森一眼,低下头深深的叹了口气。

张铁森又递过了火柴,接着问道:“我猜应该遇到啥困难吧?不然也不会要想着寻死了。”

“不过,这世上也不是事事都能顺心的,咬咬牙不也照样过去了嘛。”张铁森语重心长的说道。

男子点上烟,狠狠的吸了一口,吐着烟圈回答道:“要是咬咬牙能过去的话,谁还会一心先要寻死,我这次是真的没有头路了,只是死了一了百了,才不会连累别人。”

看到男子开口了,张铁森就觉得有希望能劝他回头了。

而且听男子的口气,也算是一个会为他们着想的人。

这让张铁森更加有把握了,心想“看样子他是一时想不开了,才会选择这条绝路,好好开导开导他,应该还有挽回的余地。”

“那到底是遇到啥事情了?难道比死还可怕吗?”张铁森仔细的盯着男子,想看看他会有什么样的表情变化。

男子突然冷笑了一声,眼中仿佛充满了绝望。

“死了就不会有痛苦了,而活着的话,那种感觉简直是比死还有可怕。”男子双目无神的望着河面。

他一直在强调死了不会有痛苦,活着是生不如死。

这让张铁森不禁联想翩翩,暗自思量“难道他是得了啥绝症?是因为承受不了病痛的折磨,才会选择早点结束自己的生命。”

“是不是得啥绝症了?”张铁森满脸狐疑的问道。

男子依旧是面无表情的回答道:“对,我就是得了绝症,而且这种绝症没有人能治得,只有死了才能解脱。”

张铁森听到自己猜对了,有些欣喜的说道:“那今天运气真是太好了,不管得了啥绝症我都会治,如果相信我的话,把手给我把把脉,我就知道了。”

说着,张铁森伸手过去,想要替男子把脉,看看他到底是得什么绝症了。

男子缓慢的转过头看着张铁森,用手指了指自己心脏的位置,不冷不热的问道:“我得的是这里的病,还会治吗?”

张铁森自信一笑说道:“得的是心脏吧?不过放心,不管是啥病我都能治。”

“我说的是心病,而不是心脏病。”男子阴阳怪气的说道。

张铁森整个人都懵了,心里不禁暗骂“他娘的腿,这都啥时候,他居然还有心情跟我绕弯子,我看他不止是心脏有病,脑子的病肯定更严重。”

“我说都已经这个节骨眼上,就不能别卖关子了嘛,就算头痛还是脚痛,总得说个病状出来,我才能知道情况啊。”张铁森有些着急了,不知不觉的站了起来。

男子看了张铁森一眼,灰心的说道:“小兄弟,谢谢救了我,刚刚的话我也觉得挺有道理,我也确实听进去了一些,就算生活再不容易,也总要去面对。”

“先回去吧,让我先冷静冷静下。”男子挥了挥手说了一句。

他不说张铁森也知道他现在还没有完全想开,怕自己以后走了以后,他又有了轻身的念头。

张铁森既然把他从水里救上来了,就没有打算这样扔下他不管了。

他觉得想要彻底的开导男子,就应该全面了解男子的事情才行。

“我看觉得有点面生,应该不是我们村里的人吧?”张铁森继续蹲下来问道。

男子叹了口气,缓缓回答道:“我今天是来这是找亲戚的,并不是们村的人。”

张铁森一听对男子的身份产生了好奇,心想“他说来这是找亲戚的,可为啥回去的时候会选择在这里跳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