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整个下午,雪落都在陪袁朵朵在商场里购物。

似乎又回到了大学时光,自称为贫农的两个人,为了能够购买到商场经济实惠的打折商品,能一连逛上四五个小时都不嫌累。

而现在,她们都各自嫁入了豪门,在外人看来有可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可朵朵依旧只是挑选着经济实惠的生活必需品。

雪落从货架上拿了两盒袁朵朵爱吃的蓝莓涂层的百奇,却又被袁朵朵放了回去。

看到袁朵朵只选了一些鸡蛋、土豆、挂面之类的东西,雪落鼻间不自控的泛酸起来。

她知道袁朵朵这是在打算过离婚之后的生活了。

袁朵朵向来节俭,即便嫁进了白家,也只会在给豆豆和芽芽买东西时候才大方,买她自己的东西,她是能省则省。

“你不吃,我吃!我自己付钱!”

雪落执意的将那些零食重新放回了手推车里。

“朵朵,你这是做好要跟白默离婚的打算了吗?”

终于,雪落还是问出了口。

袁朵朵点了点头,“雪落,你不用替我担心了,离婚对我而言,有益无害的。”

牛仔背带裤美女校园写真清新自然

“那是!就白默那嚣张跋扈的性子,跟他离了也好!”

雪落不知道怎么去安慰故作淡然的袁朵朵。

她看起来并不忧愁,但或许已经将悲伤堆压在了心头,不肯向别人展示。

“放心吧朵朵,我一定会让封行朗帮你争取到豆豆和芽芽的抚养权!到时候看他白默还不舔着脸去求你见豆豆和芽芽的面!”

袁朵朵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并没有作答雪落的话。

结账的时候,雪落抢先拿出了白金卡;袁朵朵也没有跟她争执,便由着雪落替她给付钱了。

忍不住的去联想:自己执意的要了两个女儿的抚养权,会不会以后的生活也会像今天这样,要靠别人的救济和帮助艰难度日?

袁朵朵有自知之明:任凭她再如何的努力工作赚钱,都不可能给到两个女儿富足的生活!

并不是她不爱她的两个孩子,更不是她不想负担她们的生活,而是将她们留在白默的身边,才能生活得更好。

更何况白默还宠她们入骨!

等有一天,白默结了婚,有了自己心爱的女人,生下他们爱情的结晶了,她再把两个女儿要回来!

她现在要做的,就是拼命攒钱再攒钱!

“我怎么就弄不明白了呢?”雪落惆怅的直叹息,“当初白默都不知道你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他都能大度的娶了你!可娶回去后,却又这般的不珍惜……感觉他就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一样,老是跟你闹腾!”

雪落转过身来,仔细的查看着袁朵朵的额头,“这额头上的嫩伤,是被白默给推的吧?”

“他也是爱豆豆芽芽心切……”袁朵朵喃了一声。

“心切个p啊!”

雪落真的是气不打一处来,“心切就能推自己老婆吗?”

“对了朵朵,听说爷爷醒了……他怎么样了?”

袁朵朵没敢有勇气去军区医院看望白老爷子;她怕白默见到她后,又得吼她凶她,要是被老爷子听到了,老爷子又

要气得急火攻心了。

“听行朗说,老爷子醒了是醒了,但精神劲头还没完恢复,还要等上几天才能下地走动。万幸没有中风,要不然……”

雪落欲言又止,“这个白默,真是够了!”

“雪落,一会儿你能帮我去见见他老人家吗?”

袁朵朵抓住了雪落的胳膊,有些急声,“要是爷爷问起了我,就说我很好。让他别担心我,自己要好好的养病!”

“行了袁朵朵,你自己都……这样了,就别瞎操心了!”

雪落淡叹一声,“上午老爷子已经把封行朗叫过去了,说是让他帮你争取到豆豆和芽芽的抚养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