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瓷念在每一次决斗完之后,涡轮猛禽便交给了专业的工作人员,这是她自己招募的团队,也很放心,自己也不用操心这些杂事。

这基本上已经形成了地下决斗场的规矩了,角斗士负责上场比赛,而工作人员和兽倌则是修理检验一切设施,以及照料修养决斗兽。

想要带回地面,还是有不少阻力和困难的。

不说这些个星际猛兽这么大一只,狰狞恐怖的,丑陋吓人的,太过引人注目,而且想要行走奔跑,还要有人意识连接在一起操纵,才能够回到地面,所以显得极为麻烦。

而且地下决斗场本是黑市的产业,是见不得光的,即便地下黑市的背后有数名百夫长,但这决斗兽也还是违反了夜之城的规定。

所以,若是有人胆敢将决斗兽带回地面的话,肯定会受到无穷无尽赏金猎人的追捕,这是根本不用想的。

这也是为了地面上的秩序考虑,一旦这种星际猛兽堂而皇之地出现在城市的各个角落,基本上就乱套了,就算是有角斗士控制的,也难以为维持住秩序。

毕竟,只要连接到决斗兽的意识体,谁都可以操纵决斗兽,只不过是灵活性和熟练度的问题。

因此,一旦决斗兽在地面上为非作歹或者肆意杀戮的时候,破坏力又强,还很难抓到真凶。

因此,这才杜绝了一切决斗兽回地面的可能。

方扬这一个问题,直接是把赫里斯给问住了,让他有些发懵,不知所措。

“你小子想干嘛?”

清纯00后瓜子脸美女时尚欧伦风秋意写真图片

瓷念狐疑地看着方扬,眼神中带着一丝警惕的意味。

她突然想起来,方扬一开始来到地下黑市,就购置了大批装备物资。

现在还想带决斗兽回到地面上,这是要搞大事情的节奏啊。

虽然她相信方扬不会用来干什么回事,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她也对方扬的人品也有了了解,但她也不能看着方扬乱来啊。

再怎么说,这也是她的第一个徒儿啊,她可不想就这么没了。

“我就是想带回地面研究研究。”

方扬有些心虚,讪讪说道。

瓷念蹙眉道:“这地下不能研究吗?更何况这里还有更专业的工作人员,和更先进的设备设施这些,你在地面上的话能研究个什么?”

“……”

方扬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他都不想为自己辩解了,因为看自己便宜师父盯着自己看的眼神,肯定觉得自己不干好事。

好吧,自己就有这么害人?

瓷念眯着眼睛,看得方扬直有些发毛,“乖徒儿啊,你老实跟为师说,想要将决斗兽带回地面去干嘛,你不说的话,我可不让赫里斯帮你。”

说着,还摆了摆手,将想要说话的赫里斯拦了下来。

赫里斯知趣,只好闭嘴了。

实际上他也不想管这闲事,将决斗兽带回地面,可是要被抓起来的,他可不想为此受了牵连。

方扬看着两人,耸了耸肩,有些无奈,看这样子,自己不说出来的话,这些人肯定不会帮自己了,说不定连已经到手的决斗兽都不想交给自己了。

赫里斯或许不敢这么做,但自己这个便宜师父,可是很乐意为难自己,看自己吃瘪的啊。

“好吧,我是为了完成一件赏金任务,有了决斗兽帮忙的话,我成功的几率也就大一些。”

方扬吐露心声道。

瓷念暗暗得松了一口气,不是干那些找死的事情就好,至于是什么赏金任务她也没问,这是赏金猎人之间的忌讳。

不过,她还是很疑惑,“操纵决斗兽可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学会的,你这么急着上去,即便将决斗兽带上去了,也发挥不出什么战力,说不定还会成为你的累赘。”夜夜中文

“……”

方扬又是习惯性地沉默。

“你还真打算操纵决斗兽战斗啊?那样你自己怎么吧?躲在一旁?还是被别人当靶子打?熟练度不高的话,决斗兽根本没有什么破坏力。”

瓷念一边解释,又看了一眼方扬,“好吧,你这想这么快上去也没办法,反正看你这样子,估计一年半年是很难学会的了。”

虽然方扬知道瓷姐是故意这样说的,就为了打击他,这是激将法,但他还是有些接受不了,感觉自己的自尊受到了侮辱。

“我有自己的办法,可以一边战斗,一边操纵决斗兽。”

方扬只好咳嗽了一声,替自己辩解起来。

不然的话,他这个便宜师父肯定以为他天赋很烂,到时候指导他的时候偷懒藏私就亏大了。

说到底,方扬拜师可是付出了近十万通信点的代价啊,可是相当于一只英雄级决斗兽,能不从其他地方找点回来?

瓷姐先是一怔,而后反应过来显得很是惊骇,“你小子……居然可以一心多用?”

就连赫里斯也是惊呆了,木然盯着方扬看,想要看出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他现在总算明白,方扬为什么这么想要将决斗兽带回地面了,对别人来说,这只是在地下决斗场捞钱的工具,可对方扬来说,却是实打实的战力提升,是战宠一般的存在啊。

没有了决斗兽,一名角斗士可能什么都不是。

角斗士的品级并不是直接和实力高低有关的,一名传说级别的角斗士,可能只是一名B级赏金猎人,或者一名手艺人,甚至是一名街头混混,这都是有可能的。

所以,许多角斗士大多都长期居住在了地下黑市了,因为他们知道,回到地面,没有了决斗兽,那么他们实力大减,就什么也不是。

可方扬不存在这种情况,决斗兽对他来说,只是一种辅助战力,是实力上的提升。

瓷念倒是没有怀疑方扬,只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能够操纵决斗兽还能够一边战斗的人,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呃不对,应该说是第一次见到人。

她还没有看见方扬是如何实现的,不过这位不妨碍她继续收这人为徒。

“怪不得,怪不得……”

瓷念一边笑着,一边上下打量方扬起来。

现在再看方扬,越发是觉得顺眼俊俏了许多,果然是一表人才,果然是天纵神武啊。

方扬被瓷念这么盯着看,实在是有些不好意思。

“走吧,先带你去一个地方。”

瓷念决定道。

“这只决斗兽呢?”

方扬问道。

“让赫里斯帮忙送过去。”

说着,瓷念看向了赫里斯,给她写了一个地址,“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大人放心,我一定安排妥当。”

赫里斯郑重道。

瓷念心里有些激动起来,觉得自己收方扬为徒,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