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从那天后,花宇楼就一直没出现,也不知道他跑哪里去了。庄柔倒也不急,反正伤也没好全,晚几天来也好。

青楼和赌坊的帐目在师爷的督促下,几天就全部算完,都老实的把银子送了过来。整个洪州官府如同都升了职,走到哪里都是一片喜气洋洋。

银子还没分下去,众人就已经盘算好,自己所在的司能分到多少,要用到什么地方去。至于那用来救助孤儿和无家可归之人的事,人人都有心想去做,但又怕和楚夏扯上太近的关系,全部在观望中。

毕竟看知州大人对此事的重视,应该油水很足,吃不吃得下就要看个人本事了。

而那刘氏不想这么贸然的回家,写了封信后庄柔托楚夏的随从送了出去。还好路也不远,他们的马又壮实,五天之后刘氏娘家大哥便跟着来了。

早在路上已经打听过妹妹在此受的难,刘氏大哥见到刘氏后兄妹俩便抱头痛哭。要不是阻挡下来,他还想去找许家讨公道。

刘氏紧记庄柔说的话,没敢把银子和田地的事都说出来,准备回家当着爹娘们的面再说。只提了每年能拿二十两银子,这也让大哥喜出望外。

楚夏也说话算数,派了两个随从护送刘氏回去,毕竟还要帮她买田地和入籍。

“到了那边如果有人为难,就写信到洪州过来,我应该会在这里待不短的时间。不过我想大人都帮安排好了,应该不会出错。”庄柔站在州衙侧门口,对刘氏叮嘱道。

刘氏擦了擦眼泪,给她道了个福,又往衙门那边见了礼感谢根本就没看到的知州大人。

“多谢大人,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只能来世做牛做马报答大人了。”她实在是不知要如何感谢,只能诚心诚意的说道。

亲密无间的纯白少女花

庄柔笑了笑,“我又不赶车,要做什么牛马,真要下辈子的话,变棵葡萄藤一年四季都给我结葡萄好了。”

“啊。”刘氏愣了愣,无可奈何的说,“多谢大人,民妇走了。”

“去吧,我看大哥也还不错。”庄柔点点头,看了眼和马夫坐在一起的刘氏大哥,接触一天下来,感觉人虽然有生意小贩的精明,但对刘氏的关心也是出自真心。

日子不好过的话,接两个吃闲饭的妹子和外甥女回去,确实也是个难事。但他也没犹豫,据随从回来说当时全家还抱头哭呢。

这回去以后有田地护身,刘氏的日子也不会难过。

刘氏万分道谢的带着女儿上了马车,行出去很远还从车中探头出来向她摆手,直到车转弯才缩了回去。

“做了件有始有终的善事,心里真是舒服。”庄柔抱着手点点头,肩膀就突然被人拍了一下。

她被吓了一跳,猛的转身就骂道,“谁啊!”回头就看到陈沐风正抬手瞧着他。

“沐风啊,这几天都没怎么见到,听说不是闷在房中就是跑出去破那个不解之案。是不是案子破不下去了,想找我帮忙?”庄柔见是他顿时就笑了起来,从那天墙头射过箭后,他就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也不知道是哪里抽疯了。

陈沐风情绪很低落,“庄姐儿,我想和聊聊。”

“好啊,我在水井里面凉了个西瓜,正好边吃边聊。”庄柔一拍他的背,想让他吃点西瓜高兴起来,却发现他好像瘦了点,肌肉没以前厚实了。

这小子不在尚书府中吃香喝辣,竟然就瘦了下来,难道那不是肌肉是肥肉不成?

她回到院中,从水井里面捞起一个竹笼,里面摆了个西瓜。从昨天晚上就放在水中,此时摸起来凉丝丝的非常舒服。

切好西瓜,庄柔递了一大块给陈沐风,自己就抱着半个西瓜用勺挖着瓜肉吃起来,“说吧,什么事?”

陈沐风看着自己面前的西瓜块,又抬头瞧瞧她那半个西瓜,忍了忍把这样吃不文雅的话吞了回去。他没动西瓜,很没食欲的说道:“庄姐儿,我们是要做好人的吧?”

“嗯?为什么这样问,我刚刚才送走刘氏,就来问我这个。”庄柔抬头瞧了他一眼,瞧着他那没精气神的样子,只觉得浪费西瓜了。

陈沐风有些难以启齿的说:“庄姐儿,我总觉得我们现在做的事并不好。那些青楼赌坊也是官府中报备过,正经上税做生意的地方,我们就这样直接去抢别人的股,和强盗有什么区别?”

“而且,前几天还向百姓射箭,我之后去打听过,有好几个现在还躺在床上起不来,伤势很严重。”

庄柔狠狠的在西瓜正中挖了一大勺瓜肉,放进嘴中边吃边说道:“那天不是射的很高兴吗?头上的包消了肿,连胆儿也一起消没了?”

“庄姐儿,我不是没胆了,只是很困扰,我们不就是要当个好官做个好人,才来当应捕的吗?”陈沐风烦恼的说道。

庄柔边大口吃着西瓜,边抬头瞧着他,“谁告诉我是为了当个好人,才来做应捕的?”

当应捕不是为了做好人,想为民除害,难道还能为了财不成?陈沐风诧异的看着她,要不是有荫德郡王在,这应捕也贪不到什么财啊!

“我只是想用权欺负瞧不顺眼的人而已,想要随心所欲的做事,不就得要权力。应捕虽然小,但是只要寻到靠山有人背黑锅,也可以欺负厉害的人。”庄柔连个掩饰都没有,直截了当的对他说道。

想要保护哥哥这种话,说出来都没人相信,她宁可把除去保护哥哥后剩下的真实意图说出来,这个还更能让人信服。

陈沐风一点也不相信,“庄姐儿,可做这些事也是为了百姓,救助孤儿的事我是非常支持的。但是射杀百姓,我事后想想觉得过了,心中非常内疚。”

“那想怎么样?”庄柔瞧着他问道。

“我想备点药材礼物,去看看那些受伤的百姓,给他们赔个礼……”陈沐风的声音越来越小,莫名的心虚起来。

庄柔抬起头,拿出手帕擦了擦嘴上的西瓜汁,瞧着他赞赏道:“沐风,真是个好孩子,跟着我没什么前途,去军队里面锻炼一下吧。”

陈沐风惊喜得抬起头,“庄姐儿,我早就说过要去军队,可是我爹不让我去。原来也觉得我适合……”

话还没说完,半个西瓜就直接扣在了他的脸上,紧接着被庄柔整个按碎,西瓜碎块外带着陈沐风都被她甩在了地上。

庄柔抓住他的衣襟,拉到自己面前咬牙恶狠狠的说道:“去军队好好的混几年,在尸群里面爬几圈,才能知道就这性子,还是回家做的公子哥,当个只能在贵女们面前秀秀那身肌肉的废物好了!”

她一把推倒陈沐风,站起身看着他说道:“再婆婆妈妈,唧唧歪歪的就给我滚回家去!想去军队也行,我给办好假名和路引,出门买匹马,十两银子就够骑到边关投军了。”

“怎么样?就怕不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