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景琛则进入薄夜房间,看着躺在地上,一脸绝望的看着天花板的男人,问道:“慕浅喜不喜欢你?”

那人瞪大了一双眼眸,一眨不眨的,就好似一个没了生命气息的死人。

然而听见墨景琛的声音,他眼珠子动了动,落在他的身上,“佚锋是你的人?”

他就觉得有些不对劲。

慕浅跟FE没有任何的交集,怎么可能会那么的幸运得到了FE最幸运的名额?

“回答我。”

墨景琛双指夹着香烟,言简意赅。

“卧槽,墨景琛,咱们好歹是刚才喝过酒的,你伸手不打笑脸人吧,这么做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薄夜躺在地上,虽然很想起来,可是……疼。

哪儿哪儿都疼。

这一次真的是深刻领教了佚锋的实力,尽管对方有所保留,也让他忌惮到了极致。

墨景琛目不转睛的俯视着薄夜,一言不发,静等着他回答。

九月的尾巴青春正茂的校园美眉

几秒钟的对峙,薄夜不说话,俨然没有回答他的意思。

墨景琛什么也没说,转身就走。

“等等!”

薄夜唤了一声,“你别找佚锋,我说,我说……”

被收拾的服服帖帖的薄夜在地上翻了一下,就好似四爪朝天的王八,猛地翻了个身,然后双手撑在地上,好半晌才挣扎着爬了起来,踉踉跄跄的走到墨景琛面前,说道:“慕浅能喜欢我?她要是喜欢我,我们早就结婚了。有没有一点脑子?情商都被智商吃完了是吗。”

“真的?”

“你觉得呢?”

“你喜欢他?”

墨景琛反问。

被佚锋教训了一顿的薄夜已经有了后遗症,轻轻地摇了摇头,往后退了一步,“你别这个眼神看着我,喜欢女人是我的权利。”

闻言,墨景琛上前一步。

薄夜立马防备的后退几步,“你别过来!我告诉你,如果你再找佚锋,我就把你所有的事情都告诉慕浅!”

“你……勉强配得上她。”

墨景琛上下打量着他,意味深长的道了一句,然后转过身就走了。

薄夜眨了眨眼睛,似乎没有从惊愕中醒过神来。

墨景琛说:“我并不阻止……”

……

上午十一点,依赖着安眠药睡眠不错的慕浅一觉自然醒,洗漱一番就去薄夜的房间敲了敲门。

“薄夜,下去吃饭了。”

慕浅喊了一声。

里面没反应。

慕浅又敲了敲门,好一会儿房间门方才打开。

“你看我这样子还能吃饭吗?”

里面走出来一人,站在慕浅面前,指了指自己的脸,一脸绝望,生无可恋。

“你……”

慕浅瞠目乍舌,皱着眉头仔仔细细的打量着面前站着的男人,确定就是她认识的薄夜,顿时惊呆了。

眨了眨修长睫羽,那宛若蝶翼的浓密睫毛在灯光的照耀下投下一排暗影,遮掩住了瞳孔中的诧异。

“你昨天去刨别人家祖坟了吗?”

“滚,什么祖坟!”

“没刨人家祖坟,怎么能被打成这样?”

她偏着脑袋凑近了几分,好奇的望着他的脸,脑海里浮现的尽是昔日里那张俊逸无俦的模样。

可现在真真的是鼻青脸肿。

左眼青紫肿。胀,只能睁开一条缝儿,右眼肿的像个面包,上面布满了斑驳血点,紫的像涂了颜料似得,眼睛根本睁都睁不开。

脸上没什么,倒是右边的半边脸部肿了起来,唇角还有血痂,肿的像是嘴里吞了个鸡蛋。

如果不是跟薄夜认识很多年,对他五官轮廓十分熟悉,慕浅甚至觉得自己认错人了。

“还不是……”

薄夜刚刚想要说是被佚锋打的,但忽然间慕浅背后就出现了那令他做了一夜噩梦的人……佚锋!

宛如幽灵一样神出鬼没,似行走的鬼魅,来无影去无踪。

那人冷眼一扫,所有到嘴边的话又被薄夜生生的咽了回去,“摔得,摔得。”

他解释着。

但因为脸颊肿。胀的厉害,说话都含糊不清。

慕浅忍俊不禁,以为薄夜一定是昨天晚上去泡妹被人打了。

“来来来,别动,拍个照片留念一下。”

她没心没肺的调侃着。

要知道,昔日里在无名岛上可没少被薄夜教训,她又不是薄夜的对手,只有被欺负的份儿。

这次一定是惹到了什么高手,不然怎么可能被打的连亲妈都不认识?

“滚犊子!”

薄夜气的火冒三丈,觉得墨景琛跟慕浅两人根本就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都是没心没肺的东西。

吼了一句。

奈何慕浅并不生气,走到他面前,搂住他的脖颈,举着手机咔擦咔擦照了几张照片。

某人心里委屈,却又不敢叫嚣,只能委屈巴巴的说:“慕浅,你如果敢把我照片发给别人,我一定跟你没完!”

对,没完!

只是心里YY一下而已。

现在慕浅身边有了佚锋,他已然确定了墨景琛背后的势力是何等的强劲。

对面前的小女人也只能捧在手心里。

纵然以前也是这么捧着……

但那是发自内心的宠,而现在仍然是发自内心的宠爱,但还带着些……畏惧。

瑟瑟发抖,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大概就是现在他跟慕浅的相处模式。

“放心吧,咱们是好兄弟,我不会出卖你的。”

慕浅咧嘴一笑,望着他的脸,叹了一声,“怎么办,还说带着你下去吃饭呢,现在看来真的不行。”

她砸吧着嘴巴,“我怕别人会把你当猴看。”

“慕、浅!”

男人咬牙切齿。

慕浅忍不住笑了起来,“逗你玩,逗你玩的,不过真的你这张脸太有喜感,不想笑都不行。”

见到薄夜那无辜的样子,她立马收敛了几分,“行了,不逗你玩了。陈湘早早地起床了,你的两个人一直陪着她呢,咱们就不下去吃了。”

她真心觉得薄夜的脸没法见人。

给客服部打了个电话,让人把餐送上房间,瞬间点了五六个煮熟的鸡蛋。

送进来之后,慕浅拿了鸡蛋剥了壳,坐在他旁边,“用鸡蛋滚滚,消肿的。”

“算你有点良心。”

薄夜坐在那儿,慕浅拿着鸡蛋为他揉了揉,谁知道轻轻地触碰,都疼的让他吱哇乱叫。

“我轻点轻点……”

慕浅小心翼翼的,一点力道都不敢用,薄夜只能忍住了。

这时,慕浅才进入主题,“到底是谁?能把你打成这样子一定是高手。昨天回来已经五点多了,你去干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