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将整块烧饼都塞进谢道龙嘴里之后,谢小曼终于消了气。

“让你嘴贱!”

谢小曼瞪着谢道龙一眼,转而冲着谢牧道:“我去收拾一下东西,您两位先到门外等我,出去的时候小心点,别撞见我师父!”

谢牧点点头,随即拉着谢道龙出了院,而谢小曼则朝着自己的小屋去了。

吱呀一声,房门被推开,谢小曼正要收拾路上用的东西,猛然间就瞧见茶桌旁坐着个人,正冲自己笑。

谢小曼心里一突,定睛一瞧,小脸顿时煞白。

此人是谁?

不是旁人,正是她的师父苦婆婆。

“师父,您怎么在这呢!?”

谢小曼颤声问道。

哼。

苦婆婆哼了一声,不见喜怒道:“这还要问你呀!”

淘宝网第一嫩模 纯情来袭

谢小曼心里又是一突,耷拉着脑袋,委屈道:“师父……”苦婆婆又哼了一声,视线穿过门口落向那座药庐,喃喃道:“现在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了吧。”

谢小曼愣了一下,惊讶看着师父:“您……都知道了?”

谢小曼不知道的是,从一开始,苦婆婆就没离开这个院,她与谢牧的整个比试过程被苦婆婆看了个一清二楚。

“师父,您说那个谢牧怎么这么厉害呀,他才多大啊!”

谢小曼酸溜溜的道,她今天算是彻底被谢牧折服了,一想到谢牧跟自己年龄差不多,却比自己厉害那么多,谢小曼心里就有那么点小羡慕。

“本事大小不再年龄,当年谢氏先祖谢凡统领万军时,也才像他这么大。”

苦婆婆感慨说着,作为今日这场比试的见证者,苦婆婆心中的震撼比谢小曼只多不少,尤其是当看到丹劫降临时,作为炼药师的苦婆婆,心中那份激动就更不用说了。

而且,清楚谢牧底细的她知道,今日谢牧所展示的炼药水平远非他的极限。

“不懂用丹阵术,便能炼制出劫丹,他的实力远比传言还要恐怖啊!”

苦婆婆喃喃自语道。

“师父,你说什么?”

谢小曼没有听清,随口问道。

苦婆婆摇摇头,今日谢小曼的收获已然够多,若是让她知道这场比试中谢牧甚至都没用力,势必会打击徒弟那摇摇欲坠的自信心,于她不利。

索性,苦婆婆直接将这件事隐瞒下去,转而道:“我方才听你说要收拾东西,这是要随着他们去救人吗?”

谢小曼点点头,表情有些扭捏:“师父,徒儿……”苦婆婆打像是看穿了谢小曼的心思,微笑道:“你只管去,师父不怪你。”

“真的?

!?”

谢小曼心中大喜,连连点头,随即表情突然一滞,闷声道:“师父,徒儿……能问您一个问题吗?”

苦婆婆笑容更深:“你想问,我当初为什么要骗谢牧?”

谢小曼点头,然后又摇头:“不是,不能算骗……”苦婆婆大笑:“骗就是骗,你用不着帮为师遮掩。”

谢小曼憨笑几声,抓把椅子坐好,等着师父的答案。

“当年谢氏先祖谢凡创立武学‘封天四式’,威力之大,令群雄震惊,尤其是离魂一式堪称神鬼皆惧,后谢凡担心此式威力有伤天和,所以留下‘补天丹’的丹方,用以治疗被离魂式误伤的人,当日谢牧问起是否有治疗离魂式的丹药,我说没有,从这个角度来看,为师的确算是骗了他。”

关于离魂丹的事情,谢小曼从小就听过,她之所以敢打包票说一定能治好虎妞,也是因为这个,她虽然没有炼制过补天丹,但却早已将丹方记熟,况且师父说过,补天丹炼制并不困难,所以谢小曼有非常大的信心能够药到病除,救醒虎妞。

“但是……”苦婆婆停顿了一阵后,突然道:“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上看,我却没有骗他。”

没有骗他?

谢小曼愣住了,茫然看着师父。

呵呵。

见着徒弟发呆,苦婆婆笑笑道:“小曼,还记得补天丹的丹方吗?”

谢小曼连连点头:“这个弟子当然知道。”

“那你可还记得其中有味名为‘续魂草’的药草?”

苦婆婆问。

谢小曼又点头:“当然啦!这个续魂草是补天丹的主药,堪称灵魂所在,弟子说的没错吧!”

苦婆婆笑容愈深:“那你可又知道,如今这续魂草已经绝迹许多年了吗?”

蛤?

!续魂草,绝迹了?

!!怎么可能!!师父你开玩笑呢吧!!“续魂草,只生于阴阳交汇之处,加上这种药草对各种条件要求都非常苛刻,以至于早在三年前,续魂草就已经绝迹了。”

苦婆婆解释道。

谢小曼彻底傻眼了,她前脚还跟谢牧俩人信誓旦旦的保证,肯定能救醒虎妞呢!

可现在师父突然告诉她,炼制补天丹的主药没了,这不是赤果果的打她脸吗?

!“师父,那我现在该怎么办呀!!”

谢小曼哭丧着脸,“我都已经答应人家啦!”

苦婆婆摊开手,无奈摇头:“没有办法,就算有办法,凭你也办不到。”

嗯?

!有办法?

!凭我办不到!?

谢小曼闻言一震,正要开口时,就听得门外突然传来一道男人的声音。

“凭她办不到,那凭我能不能办到?”

话音未落,就见谢牧两人从门外闯进房间。

见到谢牧跟谢道龙意外闯入,谢小曼心里一突,当即冲谢牧挤眉弄眼,示意他赶紧出去。

谢牧直接选择无视,转而冲着苦婆婆拱手:“晚辈无意偷听婆婆说话,但此事事关我朋友生死安危,所以还望婆婆见谅,谢牧斗胆敢问婆婆,凭她办不到,凭我能不能办到!?”

见到两人闯入,苦婆婆意外的没有发火,反而微笑摇头:“我知道谢长老手段通天,但这件事凭你也未见得能顺利完成!”

凭我也不行!?

谢牧心中一动,再度拱手:“敢问婆婆,那到底是件什么事?

!”

苦婆婆笑,吐出四字:“鱼龙大会!”

一言出,满室寂静。

“又是鱼龙大会?

!”

谢牧已经记不得自己是第几次听到这个名字了,冥冥之中他觉得,好像有双无形的手,在不断地将他和鱼龙大会四个字揉在一起。

呼。

缓缓吐出一口浊气,谢牧目光灼灼盯着苦婆婆:“婆婆如何保证,只要我能在鱼龙大会中胜出,就有办法治疗虎妞?

!”

苦婆婆笑,语出惊人:“鱼龙大会的规则想必你是清楚的,只要你能胜出,就有资格要求谢氏高层帮你做件事,而据老身所知,这山谷中最后一株续魂草,就在谢氏高层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