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的大雪整整两天才停下,半夏等人回到皇城已经是第三天了。

因为他们回来的晚,所以对皇城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并不知道。

即使天空放晴,也无法地方冬日里空气的冷流。

半夏跟香竹走在去芍药宅子的方向,一进去就听到吵吵闹闹的声音。

半夏皱眉看了一眼香竹,香竹第一时间将门退开冲了进去。

一进去就听到秦家老太君的话:“既然作为我秦的媳妇,就要有当人家媳妇的样子这点小事都坐不来你留你有何何用?”

“我倒是不知道,我家姐姐何时成为你们秦家的媳妇了?”

见半夏过来,芍药立刻委委屈屈的迎了出来。

芍药红着眼睛:“小姐。”

半夏拍拍她的手让她放心,又看向老太君道:“老太君,您这是何意?”

说话之间她眼神扫过站在老太君身后带来的那些气势汹汹的秦家家奴。

老太君气定神闲,丝毫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

森系气质清新美女唯美写真

她坐在太师椅上,看向半夏:“本太君教育自己家的孙媳妇,你管不着吧?”

半夏轻哼一声:“老太君是不是忘记了,秦缅怀已经跟秦家断绝了关系。”

老太君冷哼一声:“那是因为父子俩闹别扭,即使说了断绝关系也无法改变秦缅怀就是我秦家的种。”

半夏仿佛听到天大的笑话一般:“秦老太君,如果您不服就去官府说话。”

秦老太君站起来,冷冷看了半夏一眼:“法律无情人有情,夏太子妃你现在名声已经臭了,如果闹的太过以后看这皇城你怎么呆。”

说完,秦老夫人就带着众人离开,离开时的那眼神明显写着不会善了。

香竹不解:“那老太君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名声臭了?”

芍药听到这当时就义愤填膺道:“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两天整个皇城都在传小姐不仁不义。”

“就连潘,林,王,刘,几家小姐病了的事,也部赖在小姐的头上。”

半夏听完,就明白外面为何会如此传言。

她嘴角勾起好看的弧度,轻声道:“没事,既然要传就传吧,知道的人越多最后被打脸的就越狠。”

“小姐,谣言都出来了到时候不好制止。”

“不会太久,过几日就是御史大人家的老夫人生辰,到时候定会请很多人至少皇城内有头有脸的人都会到场。”

“小姐,您是准备在那个时候出手?”

半夏没有否认,只是冲着香竹笑笑。

然后看向芍药问:“究竟是什么事?

她怎么会过来闹。”

芍药无奈道:“他们想让缅怀回秦家,然后收回缅怀在北城西郊的那几家店铺。”

半夏笑了这秦家还真的是山穷水尽了,竟然连这种没脸的事都做出来了。

芍药不太明白:“秦家家大业大怎么就盯着我这点东西不放。”

半夏坐下来:“秦家今非昔比,做生意都快将秦府也给赔出去了,关键是有外忧相逼。”

“小姐,外忧是什么意思?”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秦家生意赔本不顺是梅子初君寒两个哥哥暗中操作的。

可外忧就是翼哥哥操作的,这秦家想要翻身根本就不可能。

芍药有些担心:“小姐,您说秦老太君会做出什么?”

半夏道:“静观其变,到时候我们见招拆招就好。”

“等缅怀回来,你将今日的事情跟他说一下。”

听到这句话,芍药有点儿犹豫:“他每日在外面奔波挺累的这种糟心的事儿,就别跟他说了吧?”

半夏一听这话啥就知道,这请老太君来了不止一次了。

于是沉着脸问:“这秦老太君究竟来了多少次?”

芍药不敢说话低着头,一看她这模样,半夏就明白了。

当时就黑着脸道:“你若是拿我当家人就跟我说,你若不拿我当家人,以后你的事我也不管。”

芍药一听这话当时就着急了:“小姐奴婢不说,只是不想让你为奴婢操心。”

说到这里,她苦着脸低着头道:“这个月已经是第三次了。”

“难道他每一次来,你都满足秦缅怀?”

“小姐,奴婢不想让夫君为这种糟心的事情难受,不管怎么说他也是夫君的亲祖母。”

半夏简直就是恨铁不成钢:“你也知道他是你夫君的亲祖母,所以事情该如何办就该让他拿主意,你这样挡着算怎么回事?”

“小姐,是奴婢不好。”

“你哪里是不好,你就是因为太好了什么事情都往你自己身上揽,什么事情都瞒着,可你知不知道日子不是这样过的。”

芍药不敢吭声,眼神时不时的往里屋看。

半夏知道,里屋住的就是秦缅怀养起来的老嬷嬷。

当初半夏也是看着秦缅怀这人重情重义,才放心将芍药交给他的。

半夏挑眉看向芍药,刚想开口问难道是老嬷嬷的主意?

可就在半夏要开口的时候,礼物里传来咳咳的咳嗽声。

芍药赶紧进去伺候:“嬷嬷,您可还好。”

那老嬷嬷喝了口水,这才停止咳嗽道:“挺好的。”

半夏走进去,那老嬷嬷的脸色比自己第一次见的时候好太多了。

自己开的药自然是不错的,加上有药膳每日的滋补着她的身子骨也显得硬朗很多。

半夏打招呼道:“嬷嬷,看起来气色比以前好多了。”

那老嬷嬷强撑着身体坐起来,道:“多亏夏太子妃的照拂,老婆子我身子一天天的好转多亏夏太子妃。”

“不必客气,芍药是本妃的姐姐为了姐姐本妃也会尽心尽力。”

那老嬷嬷叹口气道:“你们姐们之间的情谊很好,只是还请夏太子妃不要责怪芍药,是婆子我体恤六公子所以才让她隐瞒的。”

“这缅怀是婆子我从小养到大,所以他苦啊,所以这种烦心的事婆子不想让他知道。”

这话说的也没有什么漏洞,人家心疼自己养大的孩子当然……等等……想到这里,半夏突然想到了什么。

秦夫人将秦家查了个底朝天,都没有查到给秦缅怀下药之人。

可这老嬷嬷从小将秦缅怀拉扯长大,不可能什么都没有发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