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在听我说话吗?跟说了那么多,还没有告诉,给我送来的药粒是干什么的。的医疗档案一直都是私密的,都是我和微微处理。微微现在肚子大了,在家里待产

,交接工作的时候不小心泄露给了一个福原由衣的人。”“有精神疾病的消息怕是日京川绫子已经知道了,这瓶药服用一个星期,整个人易兴奋烦躁,扰乱的思维神经,而且会让的心头重要经脉充血,本就是换心的,

心脏虽然契合度很高,没有任何排斥现象,但是也经不起这么折腾。”

“服用半个月后,的行为举止会很乖张,异于常人,做出什么疯魔的行为都可以理解。到时候,顾寒州疯了的消息,只怕会传遍整个帝都。”

“我知道了。”

厉训说了很多,最后换来的只有淡淡的四个字。

“这药是哪来的,身边是不是混入了什么线人?”

“我会处理好,不用担心,这个药有解药吗?”

“除了药物的配合,还要自我控制力,应该容易研制出来。但是之前那个麻醉药,药效太猛,都不敢轻易投入军用市场,实在是太霸道了!”

“让铁血战士感觉不到疼痛流血,还能站起来继续奋战,直到鲜血流尽,或者命中要害,实在是太恐怖了!”

厉训依然忍不住感叹。

花儿的笑颜让人感受清新

R国以医药出名,不论是医学科技,还是医学成品,都是让人感叹的。

虽然本国也在快速发展,但也需要时间的。

顾寒州听完,心里有了打算。

孰轻孰重,知道了。

“我还有事,先挂了。”

他匆匆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

等待结果的这两天,许意暖吃不好睡不好,整个人都瘦了一圈。

“暖暖,有结果了。”

许意暖听到这话,立刻打起了精神,道:“真的?怎么样,我是不是要死了?”“呸,童言无忌,什么话都敢说?我还没死,怎么会让先走?”顾寒州无奈的瞪了一眼,道:“日京川绫子给的药,的确很霸道,但应该有解药。一周后,就去要相应

的解药,我们再做打算。”

“她肯定不会给我,我都不会给下毒……”

“那个药,我已经吃了。”

“什么?”

许意暖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她脑袋那一瞬是苍白的。

她半晌反应过来,立刻拉着他的手就要出门。

“去哪里?”

“洗胃!还有,剩下的药呢,给我拿来!”

“暖暖,听我说,这个要最迟半个月就会起作用,我还不至于有生命危险。但是这个药,时间久了融入血液,很难根除!”

“那我也不能眼睁睁的看中毒,拿的命换我的命!”“暖暖,只有这个办法,否则我们两个谁都活不了。药我已经吃了,我不会给的。我会坚持服用,明天去找福原由衣谈判,一周后就要解药,否则不办事。暖暖,现

在不是犹豫的时候,只要我们一起,一定可以渡过难关的。”

“顾寒州,可以相信自己,但是把这么重的希望交在我身上,我怕……我怕我做不到。我没那么厉害,我脑袋笨什么都做不好,怎么能把自己的性命交给我……”

“暖暖,这次必须做好,正如所说,我的命在手里!”

他按住她的肩膀,强迫她看着自己。

她双目朦胧,水汪汪一片,全都红了。

“好了,不哭了,再哭就不好看了。”

“呜呜……他们有测谎仪,我不能撒谎,我会穿帮的。”

“那就不撒谎,避重就轻。”

他摸着她的脑袋:“让一个人去交涉,实在是为难了,对不起。”

许意暖听到他道歉,更加难过了,他本可以什么事都没有的,可因为自己变成这个样子,还跟她道歉。

早知道,她就不回来了,她只会给他惹麻烦。

明明自己什么本事都没有,办事也办不好,为什么顾寒州还是爱自己?

她不知道以前的自己想不想的明白,反正现在的她不懂。

“顾寒州……我想知道,这些年,到底有没有后悔过?”

“除了失忆的那段时间,我想此生都不会后悔。”

他温笑着说道,哪怕生死关头,只要有她在身边也能从容应对。

她吐出一口浊气,捏紧拳头,这次他们要并肩作战。

翌日,许意暖找到了福原由衣的下落,她一直在市医院工作,但谁也不曾想她竟然是日京川绫子的人。

福原由衣见到她很意外,怕自己暴露,立刻带她去了医院仓库。

“怎么会在这儿?”

她狠狠蹙眉,怕自己的身份被厉训发现会有危险。

她殊不知厉训早就知道,按兵不动,等鱼上钩。

“福原由衣,这个名字太好找了,找到这儿不足为奇。”

她强装淡定,道:“我愿意下毒,一周后是全部给我解药,还是怎么说?”

“当然是一半,不然戳穿我们怎么办?”

“不,我全要!”她字字分明的说道,毫不怯懦的对上福原由衣的眼睛。

她看到狠狠蹙眉,觉得有些不妥。“先别急着回绝我,我要自然有我的道理,我不喜欢性命被人拿捏在别人手里!我也查到给顾寒州的是什么药,他的确有精神疾病,但那个时候因为亡妻去世,精神短

暂失常。们就逮住这个机会,想让他彻底疯了,是吗?”

“到时候,顾寒州身败名裂,被人唾弃,日京川绫子就可以下手了。”

“到底想干什么?”

福原由衣不善的看着她。

那日见她,还害怕的瑟瑟发抖,面色苍白。

可今天再见,却拿出了惊人的气势,竟然把自己压制住。

她下巴微抬,眉眼淡扫,明明自己性命都拿捏在别人手里,却立于不败之地的感觉,还敢如此嚣张的跟她们谈判!

“我说了,给我全部的解药,我就替们办事。另外我还要钱,钱可是个好东西。”

许意暖故意露出贪财的样子,让她们误以为自己唯利是图。“狮子大开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