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之,脱出手的雨女也加入到了对咒禁道高层——中年男子的攻击当中。

“啪!”

水花炸裂,没等落到中年男子身上,就先一步被他体外弥漫的无形力量所崩灭,消散一空。

雨女不甘,磅礴的妖力越发汹涌的从她身上爆发开来,如同海潮,在“哗啦哗啦”的海浪撞击声中,整个套间就被一大团的湛蓝水液所充斥,好似山崩般向着中年男子铺压了过去。

“轰!”

水潮爆涌,中年男子顿时被包裹在了巨大的水势当中。

然而并没有卵用,以中年男子自身所在方圆三米为中心的空间就好似与现实割裂一般,任由那足以让普通人骨断筋折乃至丧命当场的巨大水浪如何铺压撞击,中年男子身周三米之内却是始终干燥如初,男子淡定的站在干燥圈内,面容平静的望向了雨女。

然后眼睛一亮,雨女便立刻闷哼一声,用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而后水潮失控,无差别的涌向了秦和清和月儿,还有周围的套间摆设,将它们狠狠的推飞了出去。

“啪!”

“哗啦啦啦啦……”

套间的房门被冲开,窗户被撞碎,杂物好似垃圾一样随同着水流一同向着酒店的走廊、楼外的地面坠落而去,制造出更为巨大的声势。

不过那都已经是无关紧要的事情,却是影响不到屋中的秦和清、月儿还有中年男子三人。

超萌萝莉控蕾丝漂亮公主裙私房唯美写真

月儿面色一变,没有迟疑,因为秦和清构筑的观音法域而强化的金刚咒力所催生出来的金刚法相身形一动,就跨过重重空间与水液的阻隔,直接出现在了中年男子的前方,双手合握成捶,照着中年男子的头颅当头砸了下来。

“唉……”

男子叹息,一道道涟漪就在他头顶上方的虚空中荡漾开来,一颗巨大的骨质头颅便从涟漪中突兀的浮现而出,硬生生的顶住了金刚法相的金刚捶,强行将其给顶了回去。

“骨龙?!”秦和清望着那似马非马,似狗非狗,但体积却是比两者都大了无数倍的头颅造型,满目惊异的惊呼道。

他虽然知道这个世界不简单,不仅有着妖魔鬼怪,各种魔兽,却从没想过这个世界还存在西方巨龙这种传说中的生物!

毕竟两者之间的生命本质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如此再加上上辈子看的西幻中对巨龙的夸张描写,因此虽然对这个世界可能存在西方巨龙这种生物存在猜想,却也从不认为它们还存在,或者说还有遗种留存。

但没成想,现在却是亲眼见到了它的痕迹。

哪怕只是一具尸骸……

然后一座由无数人类骨骼和头颅所凝结成的白骨莲花座台出现在中年男子的脚下,整个因雨女的水瀑冲击而变得泥泞狼藉的套间内的气氛就骤然发生了变化,从原本还算正常的氛围变得诡异而古怪起来……

淡淡的神圣之力混杂着魔威散开,一根又一根的白骨手臂就好似庄家一样直接从坚实的水泥地上探伸了出来,如花、如枝、如草,张牙舞爪的向秦和清及月儿抓了过来。

“竟然是真言宗秘传的白骨座坛秘法!”月儿沉声说道。然后也不迟疑,立刻高声道“和清,合体!结合我们所有人的力量。”

说着,月儿就解封了体内的神力,在用神力催动释放了一记超大威力的火界咒煅烧伸到她面前的白骨构装的手臂的同时,整个人向后一跃,落进了秦和清的怀中,神力一勾,消失在了中年男子的视线当中。

随之秦和清的身上一亮,整个人的装束都变得怪异起来,好似上古传说中的华族贵族,一身衣服华丽而素雅。

“雨女!”秦和清喊道。

雨女也不出声,同样身形一闪,出现在了秦和清的身边,余势不停的往他身上一撞,就也和月儿一样消失在了空气中。

而后秦和清身上的光亮在原有的基础上又是一亮,身上的华服也变得朦胧起来,似有似无,却是始终无法有一个明确的定形。

显然,是在融合方面存在着矛盾!

不过秦和清却也没有过多理会,因为他现在绝大部份的心神都放在了驾驭体内骤然咆哮而出的磅礴力量之上,只余一小部分关注着外界,防备中年男子以座坛法制造出的种种攻击,根本就没心思去管身上的衣服会变成什么样,又或者可以变成什么样。

然后秦和清手臂一伸,磅礴的水流就好似决口的瀑布一般从他头顶的虚空坠流而下,带着轰隆隆的巨响之声,径直向着面前的骨手群冲撞而去。

不就是莽呢,秦和清也会。

然而还未等他从体内力量获得宣泄而产生的轻松感中放松,那具硬抗了金刚法相,并把法相的攻击给顶了回来的西方巨龙的尸骸——骨龙却是已然从虚空中探出了半个身体——

这到不是它不想彻底脱出,在空际中翱翔一番,而是总统套房的

空间就那么大,能容它探出一整个脑袋和部分脖子就已然是房间的极限,再多,除非把房间撑破了才有可能。

不过却也足以让它配合中年男子完成一些行动了。

就比如现在,只见骨龙的大嘴一张,无形的空气就在某中能量的带动下飞速聚集到了它的口中,凝聚压缩成一颗高压能量弹,然后猛的向秦和清所在的位置喷吐了出来。

“呼!”

几乎是瞬时,就抵达了秦和清的面前。

秦和清心头警兆直闪,明白这一击接不得的他连想都没多想,就直接带着和他融合一体的月儿还有雨女以水遁的方式出现在了中年男子的身前,手中大御丸挥斩,带着神圣磅礴的金光斩向了中年男子。

“砰!”

“座坛法术形成之后,座坛会自发的在施术者的体外形成一层金刚法界,强度非常高,一般攻击基本很难从正面将它击破!”与此同时,眼见秦和清攻击被阻的月儿借助思维联通的便利,用最短的时间在秦和清的脑海解释道。

“那怎么办?”秦和清反问。

“先退开,然后用雷霆斩空术进行强袭。”月儿道。

“好。”

说着,秦和清用水遁术从中年男子的座坛前离开,重新出现在了总统套房的门口位置。

而此时,这里已经因为他和中年男子之间的战斗,引来了不少的围观住客和酒店的工作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