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觉以为她收心的秦恒心情还是很不错的,扶着这妇人溜达了一圈,然后才会小院的。

暗卫们已经把鸡都处理好了,兔肉也是一样的,楚月都用不着秦恒,自己就撸袖子上了。

也好叫他知道,她可不是他所以为的那样柔柔弱弱,她剁起鸡来手起刀落也是很血腥的!

却是不想身后的秦恒看她那干活利落的劲头,眉眼柔和不已。

他想象了一下,若是他昔日真是个和尚,此时也是应该还俗了,她的身体也好的话,这会应该有个四五岁大的小孩抱着她的腿喊她做娘,问她什么时候可以吃饭?

这大概就是民间说的,媳妇孩子热炕头吧。

楚月将野鸡剁好了,又开始剁兔子,半点大家闺秀的仪态都没有,她想着,身后那男人肯定被她这一面惊呆了吧!

惊呆了就好,到时候大家一拍两散,谁也别纠缠谁。

剁好的一半鸡肉直接下锅炖就行了,把蘑菇洗一洗就扔进去那么一起炖着就行。

楚月洗了手,说道:“我回屋了,你看着点火,也不用老盯着,看着点就行。”

就不管他了,回屋开始准备继续写她的凡女了。

没办法,实在是闲得慌,不找点事做怎么行?

吊带牛仔裙气质美女头戴草帽面容姣好咧嘴大笑图片

如今怀着身孕,制作雪橇滑雪之类的都是扯,唯一能做的就是写话本打发时间了。

毛病还是用不习惯,楚月继续制作炭笔,等把炭笔做出来了,这才继续写的。

秦恒把她这些习惯都看在眼里,即便是用炭笔不习惯用毛笔的习惯,也是她带过来的吧?

在认识她之前,他甚至都不知道什么是炭笔。

不过显然她用得很熟练。

楚月这一动笔就是一千字,她也不坐太久,一千字写好了就过来厨房看炖鸡了。

材料有限,也就放了点生姜跟蘑菇还有一点盐就这样了。

楚月看火候差不多了,也就舀出来,跟秦恒一人一碗鸡汤,至于剩下的肉楚月就问他吃不吃了。

她是不吃的,炒鸡肉她会吃,但是这炖汤的鸡肉她不吃的,只喝汤。

秦恒吃了一口就不吃了,太柴了。

一人喝一碗鸡汤,楚月才开始炒肉,一盘红烧兔肉跟一盘红烧鸡肉,配着蒸米饭吃的。

楚月说道:“好吃吧?”

“嗯。”秦恒颔首,这女人的手艺他是第一次发现这么好。

当然以前给他做的素菜,那也是很好吃,不过荤菜这还是头一次看她做。

楚月也觉得自己的厨艺是真的不错,一点不见生疏。

“这红烧兔肉你不能吃!”秦恒想起来了,脸色微变,连忙道。

“怎么了?”楚月看着被他端走的兔肉,莫名道。

“吃了兔肉孩子容易长兔唇!”秦恒忙道:“我给你抠喉咙,把吃进去的吐出来。”

楚月嫌弃瞥了他一眼:“你从那听来的谣传,孕妇适当吃些吃兔肉有助于营养的好吧!”

“不会有兔唇?”秦恒狐疑看她。

“当然不会,我还会拿我自己孩子开玩笑吗。”楚月没好气道。

秦恒这才把将信将疑把兔肉放回去,然后仿佛随口一般问道:“是你那个世界的说法吗。”阅读书吧yshuoba

楚月原本脱口而出差点就说是了,但是话到了嘴边,她硬生生止住了嘴边的话,抬眼朝他扫去。

秦恒好像没注意到自己的话有什么不对一样,继续吃自己的,十分淡定,还问她:“怎么了?”

“你刚那句话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明白?”楚月笑了声。

秦恒道:“你跟我说过,你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人。”

楚月信他才有鬼!

真以为她忘记了就可以随便他自己胡编乱造么,这分明就是在试探她。

她相信自己哪怕是失忆前再喜欢他,但这件事也绝对不会跟他透露的,她怎么可能把自己所有老底都掏出去?

不可能的事。

“胡说八道,我怎么就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人了,不是人我难道还是鬼呢。”楚月道。

“也不排除这个可能。”秦恒点头。

楚月嗤了声:“那你可真够重口味的,觉得我是孤魂野鬼竟然还睡得下去!”

说完也懒得理会他,自己吃自己的。

兔肉是可以吃,不过要少吃,楚月也没有太放纵,哪怕好吃也是适可而止,吃的鸡肉更多点。

吃完就不管他了,回屋里写自己话本去。

留下秦恒有些无奈,这个女人看似迷糊,可是一旦涉及某些事情,那是警觉得跟什么似的,哪怕失忆了,可是有些事情他刚提一下,她就能敏锐察觉到。

不过来日方长,他还能不知道她身上的秘密么,这辈子都别想从他身边离开,他有一辈子的时间慢慢去探索。

屋里准备写小说的楚月也是心里暗道了一声好险,果然是个奸诈的男人,差点就没有提防被他套了话去。

还想欺负她遗失记忆打听这些事。

楚月就开始写自己的话本了。

不得不说,闲着没什么旁的事情干,基本上就是吃喝拉撒的,楚月还是有很多时间发挥的。

时间一转半月过去,她估摸着应该算是元宵节了。

所以这天她就包了汤圆。

上辈子她是南方人,她元宵节吃汤圆,自然也照着自己习惯来。

秦恒那就是顺带的。

不过这个男人现在是她做什么他吃什么,很好投喂,而且前几日楚月有点忍不住,就跟他来了一场成年人之间的游戏。

大概是生理得到满足,这个男人对她更是温柔了。

楚月当时还是受用的,但过后内心毫无波折,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也是有正常需要的,而且肚子里孩子都有了,就别矫情了。

不过走肾就行,走心就算了。

煮了汤圆,楚月一碗秦恒一碗。

“年也过了,大概什么时候天会放晴?”楚月吃着汤圆,说道。

“等不到放晴,到时候提前回去。”秦恒也就道:“太甜了。”

“没放多少糖,还算适中吧。”楚月道:“这些你安排就行,到时候要走了记得把我那些稿件带上。”

可都是她的心血,什么都能落下唯独这些不能,不然要她重写那可是死的心都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