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事散逐香尘,流水无情草自春。

日暮东风怨啼鸟,落花犹似坠楼人。

一边闲庭信步的观赏着,靳商钰的脑海中一边在回忆着唐朝大诗人社枚的《金谷园》。

“妈的,这里虽好,但又能怎样呢,千百年后还不是照样只留下一段段的伤悲。唉!今天是怎么了,为什么总是头痛难耐啊!”一边胡乱的对比着,寻思着,靳商钰不时的用手击打着自己的头部。

当然了,他的这个动作也没有逃过石崇的眼光。

“兄弟,怎么,酒力还未退去!要是真的这样,还就是哥哥的不是!不如让人按按,可能会好些!”

“谢谢哥哥了!其实也没什么,有点头晕而已!过一会儿就好了!你瞧,这天色也暗了,是不是也该回宫了!”

“对对对,兄弟你说的对!你与我们这些俗人不一样啊!宫里有宫里的规矩!你说是不是啊贾大哥!”

“好吧,那,那我就送商钰回宫吧!以后咱们有的是时间来吟歌弄舞!”就在靳商钰提出要回宫后,贾谧也是随口说到。

就这样,因为靳商钰的身体不适,三人也是向一处大型的会客厅中走去。

“兄弟,先在这里喝点茶!轿子马上就到这里!”

“谢谢哥哥!你看啊,要不是小弟扫兴,可能两位哥哥还在园中观赏佳景呢!”

针织吊带裙美女展苗条身姿中分长发气质忧郁图片

“商钰啊,你这么说就不对啦!你今天可是来办差的!懂吗!”

“哦,对对对!”看到贾谧这样说道,没把靳商钰笑出声来。

但这里是什么地方,他靳商钰还是知道的。所以哪敢造次。

说是喝点茶,其实也就一小会儿的功夫,外面就已经有三顶超豪华的大轿停在那儿了。

“商钰老弟,哥哥我就不送你们了!贾大哥,你可要陪好商钰啊!另外,那顶轿子,等到了宫门口再说吧!”

“老弟请!”

“好!”这一回靳商钰也不在推辞,直接就是坐进了第一顶轿子中。而贾谧也是随即上轿。

就这样,三顶大轿,却只坐着两个人。但这些,其实靳商钰也没有太过在意。因为此时,他的头已然痛的非常厉害。

“妈的,这是怎么了!难道我对这酒精还过敏了!不能啊!老子虽然不是什么嗜酒如命之人,但也是斤八两不要紧的!”坐在轿中,一边用手重重的按压着自己的太阳穴,靳商钰一边在心里胡乱的嘀咕着。

就这样,虽然已是斜阳西下,日入黄昏,但三顶大轿还是在官路之上不急不慢的前行着。

当然了,这期间,靳商钰也是尝试着多种方法来缓解头痛,但都没有太好的效果。到得最后,索性,他也不在想那些事儿了。整个人也是稀里糊嘟的睡着了。

睡梦中,他依稀的听到有一个声音在跟他说话:“嘿,小子,你叫靳商钰啊!其实我也叫靳商钰!只不过没有你那么好命!竟然被人乱棍打死了!我知道,是你占了我的身躯!可你知不知道,你就是我,我也就是你!而你却回避着我的记忆!你不该这样做啊!你真的不该这样做啊……”

“我没有回避!老子真的没有回避!”猛然间,就在靳商钰睁开双眼的时候,他的心狠狠的痛了一下!而一段新的记忆也是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妈的,不怕,不怕,这只是个梦!不对,这梦也太他妈的真实了吧!不好,我的脑海中怎么出现了那小子的记忆!”就在靳商钰力的稳固着自己的心神之际,他也是真正的意识到,那小子的记忆已然是他记忆中的一部分了。

“我知道了,一定是酒精的剌激,才让那段记忆重新出现的!唉,原来我这个躯体中还有这么多的故事!”通过回忆,靳商钰知道了那个被乱棍打死的靳商钰,真就是从小被人送入宫中的苦命之人。

而最让靳商钰难过的是,他竟然是被人拐骗后,才进宫的。

“妈的,原来在这个黑暗的大晋朝中,我还有父母,更有一个小妹!”心里想起这些后,靳商钰不但没有回避和排斥,反而真的有种骨肉相连的感觉。

就这样,随着一段记忆的回归,刚刚的头痛之状也是不见了踪影。

某一刻,就在靳商钰还沉浸在无边的追忆中时,一个声音也是缓缓的传来。

“商钰老弟啊!你看,宫门到了!即便是我,现在也进不去了!不知你怎么入宫啊!”

“哦,贾大哥,原来到了宫门口啊!好好好!我过去看看!”在四位仆人的灯火照耀下,靳商钰大踏步的走向了宫门。

“站住!已入夜,宫门禁!来者何人!”

“那个,四位兄弟辛苦了!我叫靳商钰,是万岁爷的陪驾书童,当然了,也是一个皇宫侍卫!”

“书童,侍卫!靳商钰!不认识!就算是认识,我们也不能够放你进去!这是皇宫定下来的铁律!”

“妈的,看来你们真都是死心眼啊!不就是放一个人进宫吗,有什么好怕的!不过也是啊!这要是放进去一个剌客,还真是不好说啊!”看到自己的金面根本就不值一提后,靳商钰也是停顿了一小会儿,心里也是喃喃自语了几句。

“怎么说你们呢!本想就这么进去!现在到好,非让我拿一个东东吓唬你们!”心里有了决定之后,靳商钰的手中也是轻轻的举起了一块黑中带着金黄之色的牌子!

“乌金牌!竟然是乌金牌!快,快开门,一定是万岁爷有要事!”就在靳商钰手中的腰牌凌空一举的瞬间,那宫门守卫早就吓的浑身打颤。

“看来这小子真是不简单啊!皇帝竟然把随身携带的乌金牌都送给他用!”站在一边的贾谧看到这一幕后,心中早就起了波澜,连看靳商钰的眼神都发生了一丝变化。

“好好好!我就说吗,不就是进个宫吗!非要看这看那的!不过,也不怪你们!其实,我这也是替万岁爷考验考验你们!不错吗!”

“那个,商钰老弟请留步!”

“怎么,贾大哥也想进宫!”

“不不不!这皇宫重地!未得召,怎敢进宫!只不过,这里有石崇送你的一些薄礼,还请收下!”就在贾谧的话音未落之际,已然有七八个仆人从第三顶大轿中抬出了一个用沉香木制成的大箱子。